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百个人的诗歌群博客

谢天谢地,诗歌未死,写诗的人们还活着!

 
 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)金银曲钱神谣之四  

来自金 土   2015-05-28 09:28:4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诗/金土

 

钱神经大半夜蹿奔,

累得眼皮似闸门沉,

来不及骂鸦客的鲁野行径,

忍不住就打一个盹,

半梦半醒被一股化肥香气熏醒,

他伸指敲壁闻当当当声,

方知己身被塞进一只空煤气罐中。

这杀千刀的尿臊君,

游入世人的鼻孔,

你就是天上神爷能活几秒钟?

他为救己命当即伸拳向上捅,

无耐罐口阀门一圈圈向下旋,

紧得比猢狲称王的花果山,

还压得他娘的重十分!

他无法捅开急得双足乱蹬,

踢得罐底飞起沓沓纸币云,

摸黑拍住一沓指按盲文辨认,

与旧炮弹壳里的子儿一样,

一娘所生又是权取印夺的贿金!

他来不及骂贪鸦李这条恶棍 ,

急抽一张簇新的百元硬纸币,

撮成一支尖细的钢针,

托伟翁曩昔反腐的神功,

将罐壁钻出一个小洞,

象悟空猴精那样悠悠挤出窟窿,

立在地心长吸一口清芬,

把那呛晕的半爿魂儿悠悠返身,

蹑手蹑脚爬过窗棂,

潜近不远处的一株梧桐,

扶树身抬颈低低叹吟,

幸哉幸哉,吾神又获自由之身!

 

十一

钱神幸口叹韵未尽,

听头顶飘来渺渺唤音,

仰头睃见梧桐枝叶缝,

悬晃一名黄姓雉羽丽人,(6)

娇鸣声声爱意盈盈。

钱神瞅得酥了半边仙身,

心想自家奔忙偌长时辰,

也应犒劳自己暂歇一瞬,

享一享丽人揽颈的温存。

他一时走魂手向上伸,

够不着枝叶间的芳香指柄,

怕丽人嫌他老迈缺雄劲,

便踮神足朝上跳高几寸,

上方丽人热度增温,

伸出细长的纤爪前迎,

荡开他情焰炽烫的手颈,

一把抱定他喷溢汗臭的肩顶,

敬吐一声老色翁的爱音,

呼地蹿离梧桐树身,

拂开荆楚的千里湿风,

撩退南粤的万座山峰,

荡入深圳民政局的宅庭,

朝下方席梦思床轻轻一扔。

钱神顿觉身段柔万分,

当即舒坦地翻了一串滚,

想眯上累睛小栖一阵,

突地神腮一痛急拍右掌,

见一匹粗硕如想思豆的摇蚊,

飞快溜过他掌缝悬停头顶,

对他哼出一道报警的危信,

告知床主局官贪贿数千万金,

已被纪委照腐镜暗暗摄定,

即将双规将黑金问审。

钱神吓得身起寒云,

立时忘了凤羽丽人芳魂,

把身段收小缩成韭菜叶形,

钻进床头的白面胖枕,

枕内喷胶棉倒很蓬松,

只是不飘一朵氧气云,

捂得口鼻窒闷头发昏。

他无耐甚挠着痒儿又钻出洞,

觅躲藏处张神目四下寻,

扫见绿色保险箱墙角蹲,

急忙就地翻一个滚,

嗤溜一声钻进保险箱底层,

不过逝去几分钟,

又嫌半吨重水泥钢箱沉,

压得神心扑扑跳头扁脖颈疼,

只好吭哧吭哧挪出身。

他瞅见贴墙衣柜迎面立,

对睛轻晃乳黄影,

便揉半僵双膝朝前行,

拉开柜门钻进去,

将一朵慌云咽至足后跟。

钱神这才心里定,

倚着宽敞柜壁打起盹,

恍惚间一阵呼救声,

打破盹梦里的安宁,

他气恼得神面铁青,

无耐那呼救声象蜂刺横,

扎得他双耳迸火星,

他哗地推开衣柜门,

气冲冲向那呼救声奔。

呼救声来自床底,

他苦皱神额钻进去,

借玻璃窗斜射进的光晕,

睃见床底铺满大钞捆,

十万一扎银行封条没拆封,

百元面额的反腐伟翁像,

生了一层三寸厚的绿霉菌。

霉菌儿无比热情,

齐张粉嫩的青唇,

吐出一阵欢迎的绿浓香风,

呛得钱神哼出千百道赞音:

唉唉唉,原来是这些子民,

不见天日二百载,

斜望夜月三千轮,

一个个被湿气泡得身儿肿肚儿胖,

把一件件绿衣裙紧绷绷穿在身上,

勒得纤腰水桶粗喉脖喷花浪,

向我发出求救的声响!

他继叹自己这个主子,

身如蛇鳝屈命如黄连苦,

才逃出淤臭粪秽煤气熏,

现在又受钱子霉孙的啃,

这树长的灾水长的难,

驴年马月才能完?

他怨归怨叹归叹,

还得肩起钱国国君的重担,

把钱子困民救出霉渊绿潭!

他摄紧一朵胖大的神鼻,

侧腰偏腿抬起神脚丫,

使出吮奶的劲儿朝前刮,

擦去长在领袖脸心的绿霉花,

谁知趾尖暴起一阵痛辣,

他急将疼足收回见大足趾上,

悬吊一只油条粗的蝎王,

原来它把伟翁的头当食粮,

趁机在百元钞捆里掏洞砌房!

曩昔反腐惩贪的男英郎,

今被粤地的毒蝎噬伤,

钱神愠怒万分伸出指捧,

将蝎王撕成两段恨恨杀亡。

蝎王毒魂悠悠散入霉渊,

忽见一只跳蚤跃上百元捆面,

叫出一长串报警的急音:

床主局官已被警察暗盯,

即将捉去司法大堂受审,

你还呆在此地发什么愣?

钱神心间荡起一层惊慌的波纹,

忙退出床肚攀过窗棂,

躲进一片墨绿的荔枝树林,

急步快行至一条大河之滨,

去涤濯蝎毒刺肿的足趾柄。(待续)

注:(6)黄亦辉——贪雉,广东深圳民政局原局长,贪赃3500万元,将部分现金存折藏入卧室的保险柜、衣橱、床下,十万一捆的百元大钞,有的连银行的封条都没拆,时间长生霉竟粘在一起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)| 评论(1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