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百个人的诗歌群博客

谢天谢地,诗歌未死,写诗的人们还活着!

 
 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原创)金银曲钱神谣之五之六(神话现实长诗)  

来自金 土   2015-06-01 21:44:5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诗/金土 

 

十二

谁知水草肚蹿出一胡姓蟒公,(7)

呼地一声将钱神吞入腹中,

潜入水波之下向前蹿行,

隔着蟒公肚皮闻水浪哗哗,

黔岭瘦鸟肥雀高叫低鸣,

曲曲弯弯不知行了多远途程,

只听蟒公喜鸣一声,

黔江到达吾可上岸溜行!

蟒公跃上岸顶张口一吐,

将憋闷欲昏的钱神送出了唇。

天顶下泻的晴光一荡,

钱神霎时双目酸泪一迸,

急揉一下眼角启开双睛,

只见上岸水蟒就地一滚,

翘头蹿起化作一腰似垃圾桶,

皮带宽如被单的官员大哼。

钱神睹他过一吨的肥硕肉身,

当即吓得颤抖口唇,

哆嗦舌板抱拳作揖弓颈前问:

我与巨公素不识认,

不知肥君对小神何事下请?

垃圾桶官眯耷眼皮唇角哼哼:

本官敬邀齿衔贵神至黔江之滨,

并无啥子大事情,

只是屈尊金公作保安,

年薪9999英镑加8888美金,

图个乌纱平安家人吉庆!

钱神心头先小喜,

随即腹内起朵大忧云,

这肥君面腾硕鼠贪氛,

比前遇的狼狐鴞雉一群,

善良不了他妈几公分!

精明如钱神天下有几人?

他迅即口喷托辞风,

连道不敢不敢您另请高明,

他语未毕就想转身后遁。

垃圾桶官肥颈鼓起急喝一声:

不识抬尊的小小畜神,

你想自作主张去何方?

他急伸百丈长的指尖柄,

勾住钱神的后衣领,

巨掌轻轻一拍,

将钱神压成一张薄饼,

嚓嚓嚓塞入床单宽的皮带中。

钱神口鼻窒闷头发晕,

急撮肩曲腿双足踢蹬,

将皮带撑成一条半圆的长筒,

边吞浊气边朝前爬拱,

只觉皮带筒内空荡荡,

没藏城砖大的金块与白银,

直怨垃圾筒官绷牛逼唇,

谁想神耳被一片纸剑割痛,

忙把纸剑抓定启鼻嗅闻,

方辨知是百万元的银行存单,

更有那千万面额的纸剑,

嗷嗷嗷狂吼着前冲,

要划破他脸割断他的颈。

钱神想起自己好歹

是一名天庭下贬的神,

岂能屡被纳贿贪贼驱使蹿奔,

他惜命急伸拳猛地一击,

抬足把嚣狂纸剑用力踩定,

抹把脸上的湿汗恼恨地叹吟:

原来这肥硕的垃圾筒官,

暗把皮带夹层当保险箱,

藏匿千万银行存单的纳贿银,

那纪委觅贪的警犬能不嗅闻?

 

十三

等至黔江水暗夜月横,

垃圾筒官解下皮带起鼾声,

钱神将皮带口扒开一道缝,

悄悄钻出神家的憋闷身,

一个斤斗翻上黔地云,

摸着黑儿向西北方再蹿奔。

忽听下方溅起数连号的阿拉伯文,

钱神想何家孩童学习这般认真,

寅夜三更还攻书习外文?

他忍不住脱难神的好奇心,

降低云头朝下去觅奇珍,

他不看犹可一睹却呔呔呔骂连声。

只见暗苍苍的巫山岭下,

横趴着一座交通局的院庭,

一名人身禽面的宴姓贪隼,(8)

象只奇特无比的大江龟,

四肢着地伏在地坪,

抓起一捆崭新连号的人民币,

指沾唾液嚓嚓嚓响,

数得隼面禽皮放赤光,

贼睛波斯猫眼球儿一般绿亮,

口道1 2 3 4 5,

鼻哼上山打老虎,

6 7 8 9 10 ,

咱川江佬通吃,  

20 30 40 爷老子当油条,

500 600 700 咱舅公当面包,

8000 9000 10000我小侄当豆浆,

10万20万30万咱大叔当辣酱,

400万500万600万,

我金公的爹当它一碟嫩锅贴,

一千万二千万三千万,

咱银姑的奶当它不过是

一小碗不老不嫩的下江鳖,

只有那百亿千亿万亿,

咱贪神才将它当作一盘

瞿塘峡仙波里托出的夔龙肉!

嘿嘿嘿 哈哈哈,

谁说我巫山的一匹小小贪隼郎,

不敢吞它南国的大鼻象!

钱神睹得心间怒气江潮涌,

急忙坠入贪隼污庭中,

金口速速吐恨骂连连声:

巫山不过是缩在

神女裙下的一个穷县城,

百姓日子艰衣衫多旧痕,

娃娃菜汤碗爷爷的稀饭盆,

里面都缺米少油荤,

他哪世修得磨盘大的福份,

屙出你这个贼胆比天大

贪心比江阔的恶盗隼!

宴姓贪隼当即从

钱香扑扑的水泥地坪跃起身,

半喜半嗔地奓翅迎,

连云:金公你来的正是佳时辰,

这满地索贿纳取的新钞捆,

我岂敢一人独自吞?

分一半给顶头上司,

乃是我卓财艺下属的本份!

钱神记起前面的几番难,

纪委公安频在臀后追得紧,

说不定啥时半天云里就降神影,

他忙摇掌推托语不能。

宴贪隼猾目一眨吐嘻音,

金公你劳累数日真苦辛,

咱唤一女宾陪你小憩去疲困,

他当即将几十扎百元大钞抛入云,

逆着钞音巫山神女飘然近,

她伸仙指拉定钱神就情雨纷纷。

钱神数载前就被

商海欲风吹得脑发晕,

现又正值壮年的虎狼龄,

怎禁得神女色诱递殷勤,

他忘记自己的官家身,

半推半就入雨云,

谁知他情浓似胶乐时分,

忽被一阵警铐声惊醒,

他拨情帷爱帐朝下一觑寻,

宴贪隼已被反贪警,

拘住数钱如风的灵腕颈。

钱神吓得低低鸣一声,

慌忙弃下神女香爱裙,

光着腚儿急急朝前再蹿奔。

巫山刑警在他腚后掷骂云:

真他娘的金钱可通神,

21世纪初降的墨夜时分,

高洁清雅的巫山神女,

也俗臭不堪闻涂脂抹粉卖肉身,

拉金公这省厅级公务高官犯色昏!(待续)

 

注:  (7)胡方瑜——贪蟒,贵州长顺县原政协副主席,将贪贿的巨额存折藏入皮带夹层。

   (8)宴大彬——贪隼,重庆巫山县原交通局长,喜数成捆的崭新连号的人民币,觉得数起来更有快感。穷县,贪腐2200万,令人咋舌,被依法判处死刑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